基金经理接近于零,纽银梅隆成立三年团队人去

作者:赌博app财经

图片 1纽银基金投资副总监、基金经理闫旭

  据纽银梅隆一内部员工透露,其公司现在依然处于亏资本金的状态,靠几只基金的费用根本养不活全公司上下的员工。

图片 2基金经理 李健

  理财周报记者 李沪生/上海报道

  程亮亮

  近期,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纽银梅隆旗下仅剩的两名基金经理之一李健已于近日向公司提交辞呈。一旦李健辞职确定,纽银梅隆将仅剩闫旭一名基金经理。

  [ 核心人员大面积流失,对于任何一家公募基金而言都是一大沉重打击。基金经理即将离任,对于投资者而言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所托付出去的资金陷入无人管理的尴尬处境 ]

  而且据知情人士透露,纽银梅隆目前公司仅剩个别人员依旧留着,大多数均已离职,“很多部门还在,但是里面的人已经走完了。”

  作为重新开闸之后首家获批的次新基金公司,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纽银梅隆西部”)成立三年以来从未感受如此的窘迫:仅有的两位基金经理一人已经递交辞职报告,另一人也或将很快离职,公司面临核心投研人才“告罄”的困境。

  而对于离职的原因,其更是直言不讳地将矛头直指公司新任总经理陈喆:“他就是不行,人才都是被逼走了。”才刚接任纽银梅隆不到半年的陈喆到底做了什么,引得下属如此愤恨?

  纽银梅隆西部相关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负责债券投资的基金经理李健的确已递交辞职报告。而对于市场关于公司另一位基金经理闫旭“可能将很快离职”的传言,闫旭对记者表示,“不方便做任何回复”。

  团队人去楼空

  李健已递交辞呈

  纽银梅隆或许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捉襟见肘,在大量优秀投研团队出走之后,公司仅有的两位基金经理之一李健已经递交辞职报告。而据传,闫旭也早已有了离职的打算,公司面临人员困境。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自2010年宣布成立以来便一直波折不断。而公司正式开展业务近三年以来目前仅有4只基金产品、2名基金经理。而这一次,负责债券投资的基金经理李健将要辞职的消息令纽银梅隆西部进一步陷入“人才恐慌”之中。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纽银稳健双利债券、纽银稳定增利债券基金经理李健近日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记者随即向纽银梅隆方面确定了这则消息,“李总是递交了辞呈,但是公司还在审批。”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纽银稳健双利债券、纽银稳定增利债券基金经理李健近日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

  其实我们早可以在公告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早在今年1月31日,李健所管理的纽银稳健双利基金增聘闫旭共同管理,而彼时,闫旭手头已单独管理另外两只基金。

  “这对纽银梅隆西部而言显然是很大的打击。”上海一位公募基金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仅有两名基金经理有一位就要离开,基金管理何以为继是纽银梅隆西部面临的最大难题。”

  “这下子纽银梅隆真的是搞笑了,一个基金公司投研团队没人了。”沪上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道。“一拖四倒不是问题,重点是权益债券混合在一起管理,这倒是挺少见的。”

  资料显示,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目前共发行了4只公募产品,剔除上述2只由李健管理的债券型产品之外(纽银稳健双利债券由李健与闫旭共同管理),另外2只权益类产品纽银策略优选和新动向则由公司投资副总监闫旭亲自“操刀”。

  从其口中,我们得知,纽银梅隆的投研团队所剩无几。纽银梅隆成立之初,投研团队至少有13人,包括基本面研究的闫旭、赵忆波、罗彦、薛静、张海波、曹雪锋、王国光;做定量与风控研究的何世强、倪海达、李天、陈文、范玉琢,还包括原总经理胡斌。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加盟纽银梅隆西部的时间不长,但李健萌生退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人士称,在李健离职后,作为目前仅剩的基金经理,闫旭也同样已萌生退意,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辞职。

  然而就在今年年初陈喆接任总经理一职后,赵忆波、罗彦、张海波、倪海达、李天、陈文、何世强、曹雪锋等数人均已离职。“主要做定量研究的人员几乎走光,”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我们没有投研总监,闫总以副总监职务行使总监之职。而且闫总也可能要不了多久也会辞职。”

  对此,纽银梅隆西部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李健的确已经递交辞呈。而对于离职的传言,闫旭在电话中则对记者表示,“不方便做任何回复”。

  实际上,自纽银梅隆成立以来,人事震荡似乎就一直没有停过。2010年年底,从中欧基金[微博]副总经理职位跳槽加盟纽银梅隆西部并担任首席市场官的陈鹏,再到营销策划总监林烨含,再到一线市场员工,一段时间“离职的离职,休假的休假”。

  公司称“一切正常”

  而随后纽银梅隆西部似乎再也未能从人事困境中解脱出来。“公司成立之时的投研团队基本上已经走光,而市场部、稽核部等其他部门的核心人士同样都悉数离开。”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估计除陈总闫总外,也没几个人还留在公司了。”

  李健离职的消息一经传出,令纽银梅隆西部投研部门人才储备原本已经“捉襟见肘”的局面变得愈加窘迫。而如果闫旭也很快将离开的消息属实,纽银梅隆西部则将真的陷入“空壳”的困境。

  就在今年5月6日,纽银梅隆公告称,纽银新动向基金经理赵忆波离职。公司当时表示,是因为公司业务调整。但记者从知情人士嘴里却得到了不一样的回答:“赵忆波赵总是被逼走了,新来的领导对他很过分的。原来赵QFII做得很好的,他的背景是很硬的。本来自从去年开始公司可以做QDII了,像纽银有这么好的背景,做QDII的话会有优势,但是做QDII好像是有门槛的,是基金公司必须要有三个投研的人具有海外工作经验,本来我们公司有三个的,但是都被逼走了,所以现在连QDII都成立不起来了。”

  核心人员大面积流失,对于任何一家公募基金而言都是一大沉重打击。基金经理即将离任,对于投资者而言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所托付出去的资金陷入无人管理的尴尬处境。

  随着赵忆波的离职,纽银梅隆西部也正式进入2名基金经理管理4只基金的尴尬处境。而如今李健即将离职,更让纽银梅隆西部陷入只有闫旭一名基金经理的“难以接受的窘境”。

  而对于业界的担忧,纽银梅隆西部相关人士回复本报称,公司方面已经接到李健的辞职报告,对于接任者,公司方面也已经有相应的安排。“公司目前运转一切正常”,该人士表示。

  在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的官方网站上,诚聘英才一栏,面向社会招聘的职位共有8个,包括投资经理(股票)、投资经理(债券)、投资经理(商品期货)、债券交易员、法务专员、财务实习生、专户投资实习生、行业研究实习生。

  对于接任者人选到底是公司内部培养还是从外部“挖角”而来,目前还不得而知,但鉴于公募基金业人才极度紧缺的现状,公司选派的新任债券基金经理能否胜任,仍引发投资者的忧虑。对此,上述纽银梅隆西部人士表示,目前并不方便对外透露。

  记者在纽银梅隆公司看到,原本能容纳20多人的市场部仅有四五人坐着办公,而投研部门则未能看到,这番景象并不符合纽银梅隆回复的“自从陈总来了以后就一直在招人”。

  纽银梅隆西部一位高管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承,公司目前的确遇到了一些人才流失的问题。该人士表示,人才流失在这个行业属于正常现象,在流出的同时也有不少“新鲜血液”流入公司。“公司最近的业绩已经开始逐渐改观,公司目前在悄然地发生一些正面的改变,希望投资者能看到这些。”该人士表示。

  矛头直指新任总经理陈喆

  人才流失的尴尬

  大规模的人员出走,到底是陈喆出于对公司团队的洗牌还是另有隐情?

  实际上,自纽银梅隆西部基金成立以来,人事震荡似乎就一直如影随形。“这个公司作为全行业第61家基金管理公司,当年获批可是行业的大事。”一位公募业内人士表示,“出现目前的人才困境实在难以理解。”

  “他们走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陈喆在一次会上表示,纽银梅隆今年不准备发新基金产品”,上述知情人士如是表示。

  2010年年底,也就在纽银梅隆西部旗下首只产品纽银1号出炉前夕,业内便传出纽银梅隆西部出现人事震荡的消息。从中欧基金[微博]副总经理职位跳槽加盟纽银梅隆西部并担任首席市场官的陈鹏,再到营销策划总监林烨含,再到一线市场员工,一段时间“离职的离职,休假的休假”。虽然当时公司方面曾极力否认,但事后证明陈鹏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今年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还没有发公募基金产品。而与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成立时间相差不到一年的财通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目前专户产品规模已经超过50亿元,旗下共有4只公募基金产品。

  而随后纽银梅隆西部似乎再也未能从人事困境中解脱出来。“公司成立之时的投研团队基本上已经走光,而市场部、稽核部等其他部门的核心人士同样都悉数离开。”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内部人心涣散,原先制定的计划根本未能达到预期,人才流失可能是关键原因。”

  三年时间中,纽银梅隆仅发行了四只基金(A、B类合并计算),截至7月11日的数据显示,2011年成立的两只基金纽银策略优选和纽银新动向成立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9.2%和-5.1%,可以说表现欠佳。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的人才流失显然并非核心部门的核心人员出走。2012年末,从公司筹划成立便担任总经理之职的胡斌宣布“因个人原因”离开曾付出很多心血的纽银梅隆西部基金。随后,由公司董事长安保和代任总经理职位。直到今年3月底,公司总经理职位才由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陈喆“补位”。

  在2010年,胡斌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市场低迷是发行的良机。然而平均每年发行两只基金的频率也并不能印证其誓言,如今其下四只基金平均规模仅1.43亿元,偏股型基金纽银新动向最新规模仅为6659.92万元,新成立不久的纽银稳定增利规模也仅为5658.76万元。根据2013年中报的数据披露,纽银梅隆基金公司规模为5.73亿元,较2012年底的20.09亿元规模缩水71.48%。

  一位纽银梅隆西部原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陈喆上任以来公司内部人才流失的现象并未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

  统计显示,从份额变动来看,71.48%的净赎回率在67家基金公司中特别显眼。而由于去年底的高管离职,导致该公司在新基金的募集发行上一季度缺位,目前仍是零的记录;另一方面,老基金的持续营销力度不够,申购量抵不过赎回量,致使旗下产品全部遭遇净赎回。

  2013年5月6日,纽银梅隆西部公告称,纽银新动向基金经理赵忆波离职。公司当时表示,是因为公司业务调整。而今年6月纽银梅隆西部法务部一名前员工对记者表示:“一家基金公司连几个搞基金的专业人才都没有,怎么可能走得下去?”

  其中,旗下两只债券基金的净赎回比例高达80%。2013年二季度末纽银稳健双利债券C类、A类的规模分别为0.7亿元和0.48亿元,较2012年底的8.18亿元和2.47亿元分别缩水91.34%和80.57%,纽银稳定增利债券C类、A类的净赎回率分别为92.99%、53.85%。

  随着赵忆波的离职,纽银梅隆西部也正式进入2名基金经理管理4只基金的尴尬处境。而如今李健即将离职,更让纽银梅隆西部陷入只有闫旭一名基金经理的“难以接受的窘境”。

  而作为小型基金公司突破口的专户业务,纽银梅隆也没有丝毫进展。“专户方面,去年做的10个专户一个都没有成立,纽银连专户都做不出来。”上述知情人士愤慨地向记者表示。

  据了解,陈喆此前在招商基金担任副总经理一职,主要负责专户业务。然而,本来是被纽银梅隆股东寄予厚望的陈喆,并没有为该公司带来专户业务,面对各家子公司的业务开展,纽银梅隆也毫无作为。

  另外据纽银梅隆一内部员工透露,其公司现在依然处于亏资本金的状态,靠几只基金的费用根本养不活全公司上下的员工。“纽银目前还是在亏钱,你说没有专户,又不发公募产品,QFII、QDII都停着,你说拿什么赚钱。”

  而主要原因均被其归结于新任总经理陈喆,“新来的老总号称是招商的边缘人物,是被招商开除的。当初他到纽银后向证监会申请高管资格,被证监会退回很多次,据说他在国外读了5年书,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给他硕士文凭的。”

  记者了解到,纽银梅隆公司至今都没有副总及总助职位,总经理之下便是各个部门的总监,很多事情都是总经理亲力亲为,而原本被股东寄予厚望的陈喆不仅没能拿出任何实质性作为,并且还逼走了大部分核心员工,其接下来到底打算做什么?

  记者拨通了陈喆的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以正在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大股东两次增资并未见效

  而大股东西部证券终于坐不住了。

  根据大股东西部证券的年报,截至2012年12月31日,纽银梅隆西部基金2012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333.05万元,经营亏损1331万元,总资产1.18亿元,净资产1.01亿元,生存上已经接近底线,股东输血迫在眉睫。

  事实上,作为2010年7月成立的次新基金公司,纽银梅隆西部基金近三年持续处于烧钱状态,累计亏损达9930万元,而来自外方股东的总经理胡斌于去年底的离职,正是在董事会压力下,为公司业绩和经营的不顺买单。

  在罢免了胡斌之后,西部证券开始了新的动作。

  西部证券3月7日晚间公告,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向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增资的提案》,同意本次增资以货币方式与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国际有限公司同比例出资。

  公告称,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双方合计向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增资人民币1亿元,使其注册资本增加至人民币3亿元,其中公司拟向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增资人民币0.51亿元,增资后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双方持股比例不变。本次增资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办理有关手续,资金来源为公司募集资金。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西部证券今年一季报中披露,公司在2012年曾经给纽银梅隆增资过一次,金额达到5811.17万元,连续两次注资表达了西部证券强大的信心,但是从目前来看,似乎并不怎么有效。

  “估计还是跟股东之间争斗有关,他们闹了很久了。”上述知情人士解释道。

  一业内人士透露,西部证券在公司仅仅安排了督察人员,日常的事务都交由外方股东安排的人员去完成。这也造成了西方证券在公司并未取得其所持股权相应的话语权。

  据记者了解,如今国内合资基金公司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董事会由外方股东委派,高管的任命及日常的运作都由外方股东参与,而中方股东则更多地在投研方面下功夫。若是双方沟通默契,则一切安好,公司运营正常,一旦双方在意见上产生大的分歧,则会造成公司之间的内耗,很多决策都无法落实。

本文由赌博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