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网络,离职余波未了

作者:基金股票

  付建利

  本报记者 马薪婷

  日前,基金业“大佬级”人物江作良辞职事件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易方达基金公司发布的公告称,公司副总裁兼投资总监江作良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辞职,并获得公司董事会的批准。据了解,2000年江作良还在广发证券时,曾作为发起人投资了宁波立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现在该公司即将IPO上市。虽然江作良的此项投资与目前国内法律法规没有冲突,但为了回避今后可能存在的与基金持有人的利益冲突,消除公众疑虑,江作良本人经慎重考虑,决定辞职离开易方达。

  易方达基金公司副总裁江作良6月20日离职所引发的基金业界震动,至今余波未了。

  江作良辞职事件,使得潜行于“地下”的基金公司员工股权投资问题浮出了水面,同时也给行业监管和法律法规制定方面提出了新的课题。

  易方达公司表示,江作良的离职原因是他因多年前以个人身份参与了一家实业公司的股权投资,该公司已通过证监会审核,将发行上市。虽然该投资与目前国内法律法规没有冲突,但为了回避今后可能存在的与基金持有人间的利益冲突,消除公众疑虑,江作良本人经慎重考虑,决定辞职离开易方达。易方达公司所说的那家准上市公司就是宁波立立电子。

  过去两年的大牛市,带动了私募股权投资狂飙式发展,以至于投行人士见面就问“你PE了没”。不少个人投资者也对投资PE趋之若鹜。就基金公司而言,公司员工不允许买卖股票,配偶及亲属投资股票需申报,但对股权投资,几乎所有的基金公司在这方面没有相关的管理制度,这主要是因为基金公司在股权投资方面没有直接的业务,监管层方面也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

  不过,在江作良离职后,却有媒体称:易方达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马骏亲属同样持有立立电子股份,并对马骏的留任发出质疑。

  虽然现行法规并未对基金公司员工进行私募股权投资作任何限制,但问题是:一旦基金公司员工投资了PE,好不容易等到投资的企业上市,正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变现获取不菲收益时,证券从业人员禁止买卖股票的规定却横在他们面前。为了防范利益输送和利益冲突,基金公司目前已建立了员工及其配偶、子女直接或者间接从事个人股权投资活动的申报、审查、登记、管理制度,并将其纳入日常管理,但如果基金从业人员投资的企业上市,原来的股权就变成了股票,与现有的相关规则出现抵触。

  中银律师事物所主任赵曾海指出,实际上,江作良离职事件背后更应关注的是其离职后,是否履行了“商业上的竞业禁止”义务。如果江作良与基金公司有这方面的协议或约定,则不仅能做到“法律”上的避嫌,更能够在社会大众心理及观念上做到“交易习惯”上的避嫌。这也是基金公司高管辞职后真正值得关注的地方。

  毫无疑问,基金公司员工尤其是投资人员,在产业分析、企业价值挖掘等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不少基金经理本身以前就是做投行的,他们有着丰富的人脉资源,也更加了解私募股权投资。他们本人亲自涉足这一领域,应该说是轻车熟路,相信这也是江作良投资立立电子而大获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进行私募股权投资本身也存在巨大的风险,一旦企业上不了市或者清盘,投资人难免遭到巨大损失。即使是上市了的,中间也要经历动辄三五年的过程,投资者无疑须付出可观的时间成本。

  基金公司高管离职后仍需“避嫌”

  “2000年的时候,我们大家连PE是什么根本没有任何概念,可是江作良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起了私募股权投资,这已经说明了他的眼光,而且我相信他的这笔投资本身也是有着巨大风险的。”北京一位知名基金研究人员认为。他表示,江作良作为一名得到持有人认可的基金经理,因为投资PE而离开公募基金业,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一方面是辞职“避嫌”,而另一方面是继续留任“不避嫌”。与江作良的行为不同,亲属同样持有立立电子股份的易方达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马骏选择了继续留任。令业界猜疑声不断。

  对基金公司员工股权投资作出合适的制度安排,已经是迫在眉睫。基金公司从业人员、特别是基金经理,作为有一定经济基础、会理财的职业群体,有关方面应正视他们的理财需求并进行有效监管,以防止利益输送和关联交易。如果不解决基金公司从业人员进行股权投资和禁止股票交易之间的矛盾,基金业内难免不会出现下一个江作良离职事件。

  2004年11月,马骏“加盟”了立立电子。2006年9月,马骏将自己持有的150万股份转让给其父。目前,马骏家人共持有立立电子股份290万股。

  不少证券业专家表示,对于这方面的监管,应当保持更高的灵活性,更加人性化。对于基金公司从业人员投资股权,不能在“禁止股票交易”的规定下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把他们置于被迫辞职的境地;在信息披露、报备手续等相关法规制定上,应当未雨绸缪,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细则。而对于违规交易以及利益输送者,则应施以重典!

  而马骏认为,自己目前主要负责公司的固定收益部门,并不存在利益冲突,因此没有回避的必要。一律师表示,从法律角度讲,马骏没有辞职,该做法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赵曾海告诉记者,谈到了“避嫌”有必要理清两种情况,一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从业禁止,这种禁止出于维护证券市场秩序、防止内部交易、利益输送等情形,禁止基金公司从业人员持有上市公司的股票,限制持有公募基金。二是商业竞争禁止的限制,即基金公司从业人员不得从事与基金公司业务本身相竞争,损害基金公司商业秘密、客户信息保护的行为。前一种法律禁止发生在基金从业期间,后一种情形是发生在从业人员在基金公司离职之后。

  赵曾海指出,即使江作良以“法律禁止基金从业人员持有股票”和“避嫌”的角度从基金公司辞职,仍然有“商业上的竞业禁止”义务,也就是说,其在基金公司从业期间利用其职务和相关关系所获得的客户资料、商业秘密、交易信息等内容,不得在离职后的一定期限内使用、披露或向第三人披露,损害基金公司的利益。

  易方达:已签署“竞业禁止”协议  

  根据新生效的《劳动合同法》第23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

  赵曾海表示,这条规定也说明了,劳动者离职后的商业竞争禁止义务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双方约定的义务,而不是法律上规定的义务。但是对于基金公司来说,在自我保护方面也需要有所准备。

  易方达基金公司市场部对此表示,江作良与该基金公司签了这方面的协议,并且强调公司一直以来对每一位离职的员工都要签署这项规定,以此保护基金公司的利益。不过,对于江作良与易方达基金公司签定协议的具体内容并不清楚。

  赵曾海律师介绍,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基金公司来说,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很可能会与离职高管签定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一定期限内直接限制离职高管不得去别的公募基金公司;二是限制其离职后一定期限内不得从事私募基金业务。赵曾海说:“通常情况下不会出现同时从事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业务的事情,因为二者有明显的竞争关系;但是可以同时从事上市公司和私募基金。所以不排除高管离职后会从事私募业务的可能性。基金公司也通常会有这项限制来保护其利益。”

  换句话说,江作良表面上是从一家公募基金转向上市公司,不违反竞业禁止条款,但是可能会同时做私募业务,如果这样就违反了竞业禁止规定。不过,前提是二者在签署的协议上有这方面内容的规定。

  对于通常会约定的期限,赵曾海表示,一般情况下协议中规定的时间是1-3年,3年属于比较长的期限,1年是比较适中的,不过,也有更短的,具体还要看协议中是如何约定的。

  5月23日,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发布高管离职公告称,许小松因个人原因已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呈,公司同意许小松不再担任副总经理一职。6月就有传言称,许小松已转战国联安基金公司,出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

  对此,中银律师事务所的另一名律师认为,如果事实属实,那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许小松本人与南方基金公司并没有签署关于“竞业禁止”的协议;另一方面,也许签了协议,也违反了“竞业禁止”规定,只是双方私下里解决了,比如规定上约定有赔偿额度的话,按照额度赔偿便是。

  持股问题有“变通”解决渠道

  实际上,进入股市低迷的5月以来,基金公司的高管离职远不止江作良一人,只是由于他的“基金界大佬”级别以及从基金界步入企业界而显得格外引人关注。

  《证券日报》研究中心数据统计显示,进入5月份以来,有14家基金公司发生高管变动共20次,而目前共有60家基金公司,5、6两个月份变动高管的基金公司占了33.3%。

  其中,多家基金公司“大换血”。新世纪基金公司高管变动最多,变更了董事、董事长、副总经理达6人,华安基金公司变更了其董事和监事各一名,此外更换和增聘高管的基金公司还有南方基金、兴业全球人寿、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大成基金、招商、友邦华泰、信达澳银、国泰、景顺长城、建信基金、国联安基金等。

  而江作良的离职无疑是这波“高管离职潮”中的代表。中银律师事物所主任赵曾海告诉《证券日报》,作为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其对外的股权投资是法律所不禁止的,一旦所持有股权的公司上市后,就会导致其持有上市公司股票,而法律禁止从业人员既在基金公司从业又持有上市公司股票。面对这样的情形,在相关法律及基金公司的行业规则范围内是有“变通”办法的,即可以将这些股权通过公开途径转让给第三人,或者转给其配偶、子女和亲属的向基金公司及证券监管部门进行披露、备案。

  资料显示,江作良真正持有立立电子股份是在2002年,当时该公司变动了注册资本,江作良第一次成为宁波立立电子股东,持有公司57万股,持股比例2.78%,而其妻李莉持有公司33.5万股,持股比例为1.63%。不过,在此前的2000年立立电子创办之初,李莉一直持有股份。

  经过随后的股权变动,2006年江作良把自己当时持有的414万股全部转让给了妻子李莉,协议价格为每股1.0元。至此,江作良所持宁波立立股份为0,李莉持有宁波立立481万股,持股比例是6.24%,成为立立电子的第二大股东。

  日前,立立电子的发行价价确定为21.81元。按照李莉的持股数量计算,江作良夫妇从中获利近1亿元。

  基金公司应加强股权投资信息披露

  业内人士指出,“江作良离职事件”及持股风波绝对不是基金从业者的个案,近来基金公司高管辞职、从事股权投资的现象也并不罕见。从基金公司高管权益保护的角度,基金公司需要对从业人员特别是高管人员予以相应的激励措施,比如允许基金从业人员有限制的持有基金,甚至持有基金公司的股票作为激励措施,否则更多的从业禁止或限制规定又将演变出更多的高管离职事件,也不利于公募基金的健康发展。

  那么,这种情况下,在美国会怎样处理呢?一美国基金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在美国这种情况实际上也没有明确规定,不过,美国证券行业协会定了一个规定,不能有明显利益冲突存在:首先基金公司的高管及员工每年的参股情况及信息包括在未上市公司的持股数量必须进行披露;第二,不能拥有包括未上市公司在内的其他公司10%以上的股份。该人士同时指出,国内也应该做好股权投资信息披露。

  如此来看,从上市股票、公募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私人股权投资方面,监管层需要从法律上和交易规则上出台相关的规定,以完善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和公平竞争,基金公司也需要完善内部的约束和激励机制。

本文由赌博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