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销以为新上市股票(stock)发行不会导致股市失

作者:基金股票

  ⊙记者 张雪 ○编辑 李小兵

  □本报记者 徐国杰 上海报道

  “如果200家企业一起上市,就没有了炒作的价值。”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大胆谏言,为了抑制投机可以采取延长询价时间,新股分批发行、集中上市等方式。他还指出,新股扩容不会造成股市失血,“三高现象”正是新股扩容不足才导致。

  在1月29日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研讨会”上,华夏、交银、兴业等多家重量级基金公司高管普遍认为,新股发行不会造成股市失血,IPO数量不会对市场走势产生显著影响;应该将新股发行与融资扩容最大程度交给市场决定,毫不动摇地推行新股发行市场化,这对投资者长期利益是有利的。

  扩大发行规模

  IPO不会冲击二级市场

  可抑制“三高”症

  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经理王亚伟认为,新股发行不会造成股市失血。

  在昨日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研讨会上,王亚伟针对目前市场对新股扩容的几点担忧进行了解读。首先,针对市场对资金面的担忧,他认为在新股申购的资金中,保险、银行理财产品和债券型基金等专门参与一级市场的资金占了较大比例,也有部分通过拆借方式进行新股申购的资金,大盘股IPO对二级市场流动性的分流并不大;此外,两市新上市股票的盈利能力有明显提升,能够吸引更多投资者进入市场。目前,总开户数突破1.2亿就是最好证明;他还指出,新股扩容不会造成股市失血,两者是互相促进的关系。

  对于新股发行步伐加快可能冲击资金面,导致新股上市首日的高换手和高波动等担忧,王亚伟认为,在新股的申购资金中,保险、银行理财产品和债券基金等专门参与一级市场的资金占了较大比例,也有部分通过拆借方式进行新股申购的资金,大盘股IPO对二级市场流动性的分流并不大。同时,越来越多的优质企业在上海和深圳上市,沪深两市新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较之前有了明显提升,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证券市场。目前,沪深两市总开户数突破1.2亿就是最好的证明。

  第二,他认为“大盘股发行对市场有负面影响”的观点不成立,IPO发行规模不会对市场产生显著影响,市场走势是因,新股扩容是果,是前者影响后者;第三,针对“新股扩容导致对新股恶性炒作,加剧三高现象”的观点,王亚伟认为出现高发行价、高发行市盈率、超高募集资金的“三高现象”,不是新股本身,而是新股发行的市场化不足,股票发行规模越大,越可以抑制盲目炒作的行为。

  兴业基金总经理杨东进一步指出,目前来看,新股发行总量并不算多,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东京交易所每年股市融资的总量都占到当年总市值的5%以上,中国香港在上世纪90年代,每年股市融资总量也占到当年总市值的3%-5%,最高则接近10%。2009年,A股全年融资总量约5000亿,仅占当年总市值的2.2%左右。国内的证券化率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国内除了石油石化外的大部分行业的证券化率仍低,尤其是中小民企的证券化率更低,规模以上民营企业的证券化率只有25%,上海国资证券化率在2008年只有18%,2009年有25%,而其目标是2010年达到30%。

  可延长询价时间

  同时,目前A股上市公司数量也并不多,截至2009年底,国内上市公司数量1700多家,再加上海外上市的,总计不过2200多家,这仅是美国国内上市公司数量的一半。印度孟买和印度国家交易所上市公司总数在6408家,加拿大有3700家,韩国有1788家。从上述这些数据的比较中,杨东表示,相信未来上市公司数量应有非常大的上升,这都有赖于新股上市市场化进程的坚定推进。

  新股集中上市

  积极完善相关制度

  王亚伟表示,上述现象的存在有其合理性,改善投资者的认识和行为模式,需要从完善制度建设入手,他提出三点建议。首先,在扩容节奏、定价机制等方面要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而且要从机制上抑制投机的空间,来鼓励理性的投资,具体操作上有三点建议:第一,可以相对延长询价的时间。“目前从公布招股说明书到报价时间很短,很多人是盲目报价、到处打听,这种价格很难理性,”王亚伟指出。第二,他认为可以考虑分批发行、集中上市的方式。“企业可以正常发行,但是如果不能保证正常上市,这样在询价时就会很理性。因为这会使得上市炒作的机会大大降低,询价也会更理性,这样的话超募也会得到抑制。”王亚伟大胆预测,如果200家企业一起上市,就没有了炒作的价值,“三高现象”将大为缓解。“就像大家平时吃饭一样,如果菜是一盘一盘上的话很快一扫而空,如果一起上来的话,大家可能会比较理性一点。”他形象地比喻。第三,王亚伟建议要通过制度设计遏制投资者的冲动,防止市场出现超募的行为。比如,对于超募资金的运用,可以规定超过计划募集资金20%的范围内由上市公司自己支配,超过50%划归社保。

  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莫泰山认为,公开发行有一定的限售期是确保询价过程能够正确反映公司价值的重要制度,参与网下配售股份进行适度的限售约束可以鼓励询价机构在一级市场上充分发挥价值发现功能,但若限售期过长,流动性风险溢价的考虑会一定程度上压低询价结果,对于坚持价值投资理念的机构投资者无法在股价非理性上涨高估时及时控制风险卖出。

  其次,王亚伟建议要积极推进优质企业发行上市,为股市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发行的市场化不意味着降低上市标准,俗话说得好,买的不如卖得精”,他指出,由于信息不对称,买方处于弱势地位,因此监管机构要严把质量关。

  莫泰山建议,维持发行前股份尤其是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股份的限售期,对网下配售股份进行适度的限售约束,在询价机构市场行为趋于理性的情况下,可考虑缩短限售期。

  最后,王亚伟建议要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他指出,现在流动市值扩大了很大,而机构投资者的占比却是缩小了,影响也在下降,因此,要鼓励公募和私募基金的发展,放开牌照的审批、鼓励竞争,建立健全制度和激励机制。

  王亚伟则建议,积极推进优质企业发行上市,为股市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在扩容节奏和定价机制等方面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此外,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也成为各位基金业高管的共同关注的话题。

转发此文至微博)

  杨东表示,市场供需两方面都面临大发展,需要继续壮大投资者,尤其是长线投资者队伍。美国基金管理规模已大大超过其居民储蓄,占GDP的比例为76%,而国内基金管理规模仅占GDP的9%,普通投资者队伍扩大也有很大空间。最后还需要为养老金、年金等长线投资者入市创造条件。长线投资者的投资诉求绝不是短炒做价差来获利,而是靠分享企业盈利增长带来财富增值,因此,这就要求A股首先是一个估值合理的市场,才能放心让这类长线投资者入市。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赌博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